当前位置:首页>法院文化>法官札记
执行札记之两起离婚纠纷
发表日期:2018-08-21 来源:行政庭 作者:兰垒 访问次数:

8月9日,我被派驻斜桥法庭执行的第一天,早上随着法庭的车子一同来到斜桥法庭的新址,来到这个我最初工作过的集体。

一早,小陆把我的两个案件的卷宗给了我,粗粗一翻,全是离婚纠纷,一个是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履行,一个是要求行使对女儿的探望权。

想想自己,自2011年2月12日离开执行局,时隔七年之后,再办起执行案件,心中倒有些担心技艺会有点荒废了。不过“基本解决执行难”已经是法院系统的头等大事,没有谁能置身事外,每个法院人都是责无旁贷。

我挨个打电话与两个案件的当事人联系,运气还不错,两个被执行人都接听了电话,于是,我将夫妻共同财产的案件安排在上午,探望权的案件安排在下午。

夫妻共同债务的案件,当初的离婚判决中将二人共有的一辆丰田车判给了男方甲某,男方折价10.5万给女方乙某,车贷由男方负责归还。不过判决生效后,甲某却没有如期付钱,乙某则来法院申请执行。

初见甲某,衣着打扮略显精致,有着一股长期养尊处优形成的傲气,讲话时,总是表现出自己说一不二,态度有些嚣张。一开始,他就抛出我经济困难,钱只有年底才能给,如果不答应,就随你们法院怎样执行。

我依然笑着,话锋却一转,告诉他一个道理:钱你现在必须给,这是本份,因为判决已经生效。不过法院执行也是先礼后兵,我们愿意帮助双方协商,只要对方同意给时间,法院不会反对,不过要弄清楚的是,对方肯延期,是情份,而并非本份。

甲某被我说的一噎。我见目的已达到,也没让他下不了台。就换了个话题闲聊,你们当初为什么离婚。

甲某表现地貌似很旷达,一副过去的就让他过去,还说出一套道理,他不愿在背后说对方的坏话。不过,我却感觉甲某的放得下,有点太容易了。

这时,女方乙某也到了法庭,我让她到隔壁的法庭先坐着,等我与甲某聊好了,再找她。

我与甲某谈了一会儿,目的就是降低他的心理预期,为问题的解决争取更大的回旋空间。

我从调解室出来,来到乙某呆的法庭,当我一问到离婚的原因时,乙某豆大的眼泪就流了下来,情绪瞬间失控。结合甲某那旷达的表现,我立马就能猜到七八分。后来乙某平复情绪之后的讲述,与我猜的也就七不离八了。

乙某坚决不同意延期的方案,并向我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,就是那辆折价抵款的丰田suv正停在法庭外面。

我把车牌号告诉法警老陈,让老陈去外面找找,如果找到了,就把车看住了,请小陆把扣押的手续做好,书记员小查则被我拉了壮丁,帮着做笔录。

我把甲某叫到审判庭,循例问了他的财产状况,旁敲侧击从他口中确认车价值三十余万,车贷只剩下几万未还,车主还是他本人这些信息,当庭告诉他法院将依法扣押车辆。

甲某一听车被扣,也就不再提什么钱都是借的,他的钱还要付材料款和民工工资,立马就说,下午就去交钱。

等到下午,甲某就把缴款凭证带给了我,案件顺利解决。

下午的探望权的案件,却不太顺利。

女方黄某三点就到了法庭,男方费某却迟迟不见,等我打电话去催的时候,才发现他有意不来。

费某说他来了,肯定要和黄某吵架,问清症结后,我答应他让黄某先回去,不过给他半个小时的时间到法庭,最后加了一句,如果让我去找你,就不好了。

我抓紧时间问了黄某的诉求,也和她重申一个原则,小孩利益最大,探望也要有利于小孩的成长。聊了一会儿之后,我就让黄某和他的父母先出走逛一圈,不要走远,等我电话通知。

费某还算守信用,三点半准时到了法庭。当我们坐下来的时候,费某就一直说个不停,说到离婚的原因,想起对方的不好,情绪不免有些激动。然后反复在阐述自己的道理,他和女儿开始了新的生活,这个世界里可以没有黄某,他已找人替代这个位置。

我只是听他说着,心里却在盘算这个疙瘩如何化解。探望权的执行与其他经济纠纷执行大不相同,我不能强制费某把女儿带出来给黄某,这对小孩的成长极为不利,就算强制,一次两次能做到,小女孩才四岁,到她十八岁,时间还很漫长。只有帮他们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探望方式,问题才有望得以解决。

在听完费某的陈述后,我问他是否同意我的观点,天下没有任何理由可以不让妈妈去看女儿,同时也没有任何理由阻止爸爸去看儿子。我提到后面一句,是因为儿子随黄某生活。

费某点点头同意。

只要他同意这个观点,接下来就可以谈。紧接着,我抛出的的观点是,看,不是看两眼就走,而是陪伴,应该让妈妈与女儿有独处的时间。费某跟我争辩几句后,也没有过多反对,就提出一个小孩是否到黄某家过夜的问题,随后又举出一串过夜不好的例子。

“是否过夜,还要看小孩是否习惯我们都是做父母的,大人之间的矛盾不能引到小孩身上去。”我笑着对费某说。

费某也听进去了,不再坚持,就同意以小孩的意愿为准,只要女儿愿意,他没有意见。

谈了大半个小时,费某的条件基本固定下来,与黄某告诉我的诉求基本可以对上。于是,我联系黄某到法庭来,提出条件只允许她自己来,父母就不要过来了。

十分钟后,黄某到了法庭,我组织他们双方到了审判庭,重新商议并细化了探望方式的细节,并促成他们达成和解协议。双方都对结果比较满意,有了协议,至少可以避免以后无休止的争吵和对抗。最终,黄某向法院撤回了执行申请。

看着这两个“90”后离开法庭的背影,心中却不禁一阵唏嘘,离婚离不了血缘关系,希望他们能为了小孩,理性地执行这份协议。


  上一页新闻 【打印】   【返回】
  下一页新闻新入职的法律人——法官助理小陶
建议您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效果更佳
版权所有:靖江市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:南京通达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