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法院文化>法官札记
执行札记之往最坏处打算,向最好处努力
发表日期:2018-08-27 来源: 作者: 访问次数:

早上在食堂门口,正好遇到小陆,我就问她王乙有没有联系上。王乙的案件已经是分到手里的第四个执行案件,前面三个要么已经执行到位,要么已达成和解协议,眼下就这个案件还没啥着落。

案件标的额并不高,只有3万多元,申请执行人王甲与被执行人王乙是一个埭上的人,二人同年,名字也只有一字之差,估么着还是从小一块长大的。两人经斜桥法庭调解,最终确认王乙欠王甲4万余元,并约期分批还款。可是王乙只按约付了10000元后,就没了下文。

由于派驻在斜桥法庭执行,客观上审执衔接更紧密了。早上到了法庭,我就问小冯,对王乙印象如何?小冯回忆了一下后告诉我,王乙有点沉默寡言,显得有点木讷,不过他主观上还是想还钱的。

我在脑中勾画王乙的形象,仅凭这些信息,只有一些模糊的轮廓。

回到办公桌,我拿出卷宗,找出王乙的手机号码,立马就拨了过去。运气不错,上周五、周六打了几次都是盲音的电话终于通了。

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,我首先表明身份,再确认与我通话的男子就是我要找的王乙。为避免王乙产生过大的逆反心理,我没有直接逼问他何时还钱,只是委婉地问他:“与王甲的事情,现在是个什么情况?”

我故意把话头交给王乙,就想看看他的反应,到底是比较实诚,还是比较滑头。王乙没有回避我的问题,告诉我他和王甲联系过,也允诺先还3000元,接下来分期还。我反问他,王甲是否答应。紧接着电话那头就是一阵沉默。

我继续问他:“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
王乙倒十分爽快,没有闪烁其词,告诉我他在某医院里,出车祸腿断了。

挂断电话后,我第一时间与王甲联系,让他去王乙所说的医院看看王乙是否在那里。

大约一个小时之后,办公室的电话响起,是王甲打过来的,说王乙确实在该医院,不过是他老婆出车祸了,他在那照顾。

小冯的印象、王甲的信息反馈和自己与王乙的电话交流,令王乙在我脑中的印象逐渐清晰起来,他估计是我见过的众多不靠谱的被执行人中算相对靠谱的人。

我让电话那头王甲继续在医院跟王乙协商,并告诉他我立马从斜桥出发到医院去。

正愁没人跟着去,小仇和小冯正好有事要到院里,小冯是这个案件的审理法官,为避自审自执之嫌,小仇则光(bei)荣(cui)地被我抓了壮丁。

在路上,小仇问我要不要抓人?我摇摇头说,没必要,这个案件应该能解决。

其实理由也很简单。一是案件标的额只有三万出头,这个债务是能还的清的,一般人不会为了这点钱东躲西藏,放弃正常人的生活;二是王甲王乙是熟人,之间有协商的基础;三是王乙并不算滑头的人,没有过多回避问题,也有想解决问题的意思在里面。

最后,我笑着说,人家老婆腿断了在住院,去把老公抓走,社会观感不好,执行还是要讲究人性化的。

由于中途小冯的当事人缴费一波三折花费了不少时间,当我和小仇赶到医院时,已经过了十二点。

不过事情的发展,还是按照预设的方向在走。在医院门口,我碰见了王甲,并让他把王乙喊下来,免得让更多的人知道法院找王乙执行,尤其是他老婆,还在养伤,不要因为情绪激动,出现什么意外。

双方的协商也很顺利,王甲对王乙的经济状况比较了解,在我们到之前,二人就基本商议好了还款方案,也就是从八月起,每月月底前还3000元,直至还清全部欠款为止。我让他们把内容写成协议,并完善了条款。两人签好字以后,我还是给王乙敲了警钟,让他必须按约付款,如果违约,王甲随时可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。王乙听后点点头,王甲也撤回了执行申请,案件顺利解决。

执行其实就是一项往最坏处打算、向最好处努力的工作。法律赋予了我们强制执行的手段,不过无论从追求执行效果还是节约司法资源的角度,督促被执行人自动履行,不失为一种经济、实用的方法。


  上一页新闻新入职的法律人——法官助理小陶 【打印】   【返回】
  下一页新闻执行札记之人与人之间能否多些信任
建议您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效果更佳
版权所有:靖江市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:南京通达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